<s id="ii8o0"></s>
  • <dd id="ii8o0"></dd>
  • <dd id="ii8o0"></dd>
  • 電影網>電影號

    《歌手2024》:“救那英”與“救自己”

    時間:2024.05.14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作者:一起讀娛

    文 | 蒜香啫啫角

    時隔四年,《歌手2024》終于整了個大的。

    首播當晚《歌手2024》相關話題就開始在各社交平臺刷屏,從#那英緊張#到#五旬老太守國門#火爆全網,一天后收獲全網熱搜974個,抖音節目主話題拿下32.9億播放。同時,持續四天的熱度發酵,也帶火了芒果超媒的股價,截至5月13日芒果超媒收漲11.69%,盤中一度漲超12%。

    湖南衛視確實慣于在綜藝中用明星陣容撬動市場話題,不過《歌手2024》能夠大爆顯然還是與以往稍有不同。簡單來說,這檔節目踩中了市場多維度的興趣點,讓用戶玩梗與對華語音樂的關注融為一體,從而形成了用戶的自主討論與話題熱度擴散。

    近兩年各綜藝賽道的發力讓音綜的疲軟態勢愈發明顯,每年都有音綜與觀眾見面,音綜賽道也走向細分化,但能夠在市場中形成一定影響力、推出幾首爆款歌的節目仍然數量有限。在這一背景下,盡管《歌手2024》的開門紅很難被其他節目借鑒,節目未來也不一定能持續走高,但至少我們還是可以探討為什么這樣一個老IP在今年能夠帶來市場震動。

    為什么《歌手2024》能引發全民玩梗?

    作為一檔老IP音綜,《歌手2024》天然具有一定話題度,但這次為了重出江湖,節目確實足夠用心。大膽采用全開麥直播形式回應大眾市場對音樂表演真實性的期待,是其能夠吸引觀眾的重要基礎,而在這份基礎上,節目走向國際化則是這次全民玩梗的關鍵。

    在《歌手2024》首期揭榜賽中,除了國人歌手那英、二手玫瑰、楊丞琳、汪蘇瀧與海拉阿木,還有兩位海外歌手香緹·莫與凡希亞·奧伊亞。在節目開播前,觀眾多在調侃看陣容就知道那英贏定了,而直到節目播出后迎來“反轉”,才讓這檔節目真正具有了足夠的熱度。

    簡單來說,就是兩位國人不熟悉的海外歌手奉上了超出預期的精彩表演,首期比賽海外歌手力壓中國歌手的“反轉”結果,為網友提供了一個造梗玩梗的契機。#那英 葉赫那拉氏的宿命#、#五旬老太守國門#、#格萊美大戰草莓音樂節#等等熱門話題看似是節目首期競演結果激發了觀眾的榮辱感,但或許用“看熱鬧不嫌事大”來形容更貼切。

    那英的一舉一動化為表情包,網友到各自心中的實力歌手評論區呼吁他們參賽,都只是一次全民社交的體現。當韓紅也加入玩梗隊伍發出“我是中國歌手韓紅,我請戰!”的博文后,市場稍顯錯愕后跟著哈哈笑的反應也證實了這一點。

    為觀眾網友提供玩梗的源頭,已經是當下綜藝造熱度出圈的必要一步,而《歌手2024》能夠激發全民玩梗的關鍵,在于踩中了市場情緒。近些年市場對于華語樂壇的唱衰不斷,大眾希望看到更多有實力的音樂人、歌手出現,而當有一個讓人們能把自己心中優秀歌手音樂人安利給更多人的機會時,自然會激發他們行動。

    尤其是,關于“誰適合上《歌手2024》”的話題是所有對音樂有興趣的人都可參與的,每個人心中都會有自己的答案,所以我們看到網友涌入了鄧紫棋的吃播直播間,看到了許多歌手對粉絲期待做出回應。也就是,《歌手2024》提供的玩梗機會擊中大眾市場情緒且每個人都能參與,使得這場幫那英“搖人”的陣仗越來越大。

    當節目對輿論做出反應,表示歌手們可以自主報名后,也可以理解為是節目官方對網友們的這次玩梗定了性——關心華語樂壇的人們在尋找適合上節目的歌手。這樣的回應確實體現出湖南衛視對市場的了解與對輿論的掌控力,而走到這一步或許并非在節目組的主要預期中。

    全面轉型的《歌手》仍在自救

    這次《歌手2024》能夠火爆全網離不開對海外歌手的邀請,但其實國際歌手參與并非是《歌手》IP的首次嘗試。2015年鄭淳元以補位歌手參與到《我是歌手第三季》,之后從2017年開始迪瑪希、Jessie J、kristian Kostov、MISIA分別參與了每一年的節目,因而《歌手2024》走國際化策略相比創新創新更該說是順其自然。

    讓國際歌手來到節目,一方面是為內容增加新鮮感,一方面也是節目始終處在邀請難的現實困境中。早期作為引進節目,《我是歌手》的定位延續了韓國原版,是一檔力圖讓沉寂的實力唱將重出市場的唱將音綜,因而能上“歌手”舞臺的歌手意味著有強勁的演唱實力與一定的市場影響力,然而當節目播出多季后,本土市場待發掘的實力唱將變少,節目開始面對邀請難、口碑下滑的局面。

    從四、五季開始“歌手”就陷入了綜N代的困境,前期總能憑歌手陣容獲得高話題度但隨著播出就會口碑持續下滑,直到2020年“歌手”進行大刀闊斧的調整,《歌手·當打之年》聚焦年輕歌手,試圖擺脫過去對歌手高要求的標準,然而結果不盡如人意,市場仍然不買賬,于是IP發展暫時進入了停滯狀態。

    顯然,徹底改變多年的市場認知是困難的,而今年的《歌手2024》其實仍然在嘗試改變。從首期的國內歌手陣容來看,二手玫瑰是本土化搖滾的代表樂隊,汪蘇瀧的創作實力已被市場驗證,楊丞琳多年積累了多首打動人心的作品,海來阿木作品在中老年及下沉市場有著強影響力,但其實除了那英其他歌手很難稱得上實力唱將。

    包括目前放出的節目第二輪揭榜投票名單,李昊、伯遠、蘇妙玲、吳莫愁、石璽彤、王靖雯不胖、安達組合、裘德等不同音樂類型、不同年齡的音樂人都在其中,不難看出《歌手2024》為后續長期發展鋪路的決心,堅持調整節目在市場中的認知——讓節目從挖掘放大實力唱將轉變為各領域頭部音樂人提供舞臺。

    為更多音樂人提供舞臺的初心是好的,另外今年選擇全開麥直播的形式也是在回應近兩年市場對假唱的極度不滿。從行業視角來看,一個有較強影響力的老音綜IP,愿意就行業現狀為音樂人提供更多機會,愿意關注市場情緒與市場需求進行改革,都是值得肯定的。

    不過在讀娛君看來,這樣的轉型方向或許并不會讓《歌手》迎來新生。首先從行業環境來看,音綜賽道足夠擁擠,每一檔音綜都在為音樂人提供舞臺,《歌手》或許是其中舞臺最大的,但當不再聚焦到實力唱將的標簽上,也就容易失去足夠的特色與差異化。

    其次,從目前市場的反饋來看,市場似乎仍然更關注唱將。最明顯的,在網友的玩梗中那英是絕對主體,其他參演歌手幾乎不在討論范圍內,網友們尋找的也是自己心中的唱將,換言之,當下因為有“中外大戰”擺在面前,觀眾們還無心關注節目的變化,甚至仍然在期盼著在《歌手2024》的舞臺上看到唱將間飚高音的對決,這對于想要扭轉認知的《歌手2024》算不上好消息。

    IP想要自救,找到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方向,大概率不能和市場期待硬碰硬。不過我們也認為,《歌手2024》的轉型并非全無希望,既然節目組在引入更多海外歌手,并且開始強調海內外的音樂人交流,觀眾也關注“中外對決”,那么節目或許可以順勢向“中外交流”轉型,讓同類型的海內外音樂人碰撞,唱作人與唱作人,唱將與唱將,流量與流量,這樣的節目或許也能實現話題與口碑的雙豐收。

    音綜是綜藝市場的中流砥柱,不細分某一風格、文化的綜合型音綜則是音綜賽道的大菜,作為這些大菜中的經典,《歌手》IP的長期延續有著較大價值,能夠相比其他音綜更輕松的接觸到大眾市場,湖南衛視也有更多資源資金實力實現綜藝化的中外音樂人交流。因而我們期待著今年《歌手2024》后續的表現與未來的發展,讓更多優秀音樂人、好聽的音樂在我們耳中縈繞。

    *原創文章,轉載需注明出處


    前任3:再見前任
    喜劇

    前任3:再見前任

    前任系列最終完結

    電磁王之霹靂父子
    劇情

    電磁王之霹靂

    吳建豪化身電磁王

    大決戰之遼沈戰役
    戰爭

    大決戰之遼沈

    遼沈戰役經典還原

    大決戰之淮海戰役
    歷史

    大決戰之淮海

    抗戰經典淮海戰役

    免費
    劇情

    免費

    當代青年創業故事

    無人區
    犯罪

    無人區

    徐崢黃渤生死對決

    友情鏈接:國產在線日韓歐美激情一區  國產JK瘋狂輸出  免費不卡一區  美國精品一區  亞洲激精日韓激精歐美潮精品  國產倫精品一區二  1.6排量免汽車購置稅嗎  另類小說嚕嚕嚕在線  國產日韓視頻  國產激情久久71  
    a视频在线观看无码_国产成人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动漫_久久亚洲成a人片_国产三级久久精品三级